Religion

可以稱呼我R或是小R。
我家沒什麼規矩,基本禮貌即可ˊˇˋ
灣家人,正體字使用者。
目前在DC家的閃電俠影集坑底沉浮,
吃的CP是冷閃!!!(對我這次要冷到底了......
我很喜歡聊天,非常喜歡,拜託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常駐噗浪,歡迎任何人到噗浪上找我玩,
傳送門在最上方鏈接處~

【冷閃】Close Your Eyes and Count to Three(04/HPAU)

重要的寫在前面:

一晃眼發現居然90粉了!跟社友們商量過後決定再發一章來謝謝大家的支持~

※※※這真的是最後一更※※※

順便說一下,百粉的話會有點梗活動!(但一想到我全身都是窟窿還沒填就好心塞.....


閱前注意事項:TV冷閃、哈利波特AU、眾多名詞為台灣譯名、時間線為最終決戰的年後、一點點Harry/Draco無差。內容物是十七歲的壞心眼流氓少年與十二歲的早戀單純男孩,角色屬於原作,OOC屬於我。私設多如繁星。

標籤:傻白甜、談戀愛、少女心。陰差陽錯。

前篇請走→00~01 02~03

=====================


04.

 

  「嗨,Barry!」隔天早餐時間,幾乎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一個金髮美女從史萊哲林學院桌跑到葛來分多學院桌,大剌剌地一撩裙襬就坐下了。她坐到的位置,正是咆哮信告白事件其中一個主角的對面,「我是Lisa,你應該聽過我的名字?」

  Barry身旁的Cisco都快窒息了。

  而在她背後,在Barry正面,是某人無奈又無語的目光。

  Barry小心翼翼閃躲掉那對他而言具備十足穿透力的視線,讓自己只看著眼前這個神采飛揚的人:「我知道,你是Iris那個喜歡金色的朋友,還有……」

  男孩吸了吸鼻子,「他……的妹妹……」

  後面這句話小聲到幾乎聽不見,而他的樣子就像是某種可憐兮兮的小動物一樣令人憐惜。Lisa就是這麼覺得的,她一邊捧著快融化的心一邊想:她哥怎麼有幸被這麼可愛的孩子喜歡,她的追求者裡卻沒半個看得順眼的呢?

  「既然你知道我,那我就不必再自我介紹啦!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Lisa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藏好,努力用自己最溫和的一面來面對小學弟,「廢話不多說,直接進入正題。我們都知道你被欺負的事情,我是來跟你說『不用擔心』的。」

  「……為什麼?」

  「一方面,你是Iris的弟弟,我作為Iris的死黨,於情於理都該幫你;另一方面Lenny也發話了,」史萊哲林的女生級長忍不住伸出手揉亂了小動物的頭髮,原本梳理平整的頭髮瞬間成了鳥窩,「我們無賴幫會確保你不再被欺負的,放心好了。」

  Cisco努力把幾乎脫口而出的驚呼聲吞回肚子裡。

  在Barry驚詫的眼神裡,金髮少女笑的美麗張揚。

  「所以,你可要加油哇,千萬別輕易放棄喜歡Lenny這件事喔!」

 

❅❅❅

 

  下午,外面難得出現了陽光,沒有課的人大多都帶上南瓜汁到外面去曬曬,玩上幾盤巫師棋,或是逗逗湖裡的大魷魚什麼的(即使外面天氣再冷,霍格華茲的湖也是從不結冰的。我知道,是因為我有下去過。By Potter教授)。但Barry卻只能關在圖書館裡,努力查找魔法史報告需要的妖精叛亂事件的資料。

  在幾乎頂到天花板的書櫃之間逡巡,他將一本又一本厚重的磚頭書抱到他的位置上,長出了口氣。一桌子沒整理過的資訊,他卻沒心思整理。

  Lisa說得沒錯,那些霸凌真的沒有再發生了。昨天的一切就像是夢一樣,他還是那個在魁地奇球場以外就沒有存在感的小二年級生,咆哮信告白事件?根本沒這回事。

  但他知道並不是這樣。別的不提,光他身上那條深藍色手帕就一直在提醒他,「踩到墨水滑倒然後跌進喜歡的人的懷裡」這件事,是真真實實發生過的。

  回想起被攬住的感覺,昨晚褪去的高溫又回到了他臉上;Barry用力拍了拍自己羞紅的臉頰,振作點!專心寫作業!

  再次查看Caitlin給的建議書單,發現自己還有兩本遺漏,只得再返身去找。問過平斯夫人這兩本書的大略位置,他很快就找到其中一本,但另一本……

  怎麼會那麼高!

  其實硬要說也並沒有多高,但那卻是一個對於十二歲男孩來說有些尷尬的高度。Barry先是左右轉頭,想看看別人是怎麼做的,但……

  「速速前!」

  ……用召喚咒是犯規的啊!二年級的學生甚至連繳械咒都不見得能次次發動成功了,何況是四年級才會教到的召喚咒跟驅逐咒!

  他先是在腦袋裡崩潰了一陣子,然後抹抹臉,別的都不行的話,他只能墊起腳尖、努力伸長手了。這麼一來,食指跟中指的指尖勉強可以碰到書脊的最下面,Barry憋著氣,用這種克難的方式,反手一點一點地把那本書往外拖。

  再出來一點、再來、再一點……就差一點了……

  下一刻,一隻比他大得多了的手掌,貼到那本書的書脊上,一下子把整本書都拍了回去。

  「怎麼了?拿不到嗎?」

  一個他用腳趾頭聽都能認出來的聲音,裡面飽含著足以令人火冒三丈的笑意。

 

  Barry緩緩地轉過身,看到的是瞇著眼,似笑非笑的Leonard Snart,那個人的右手還搭在他的──剛才是右上方,現在變成了左上方。男孩艱難地吞了口口水,「……明明、明明……」

  振作點Barry,認真地向他抗議!就算是暗戀對象也不能讓他這樣對待自己!

  「明明什麼?」

  「明明是你推──唔!」這次聲音不再小的像蚊子叫,卻反倒被Leonard一手摀住嘴:「小聲點!你想招來平斯夫人的責備跟勞動服務嗎?」

  Leonard甚至細心地用另一手墊在他腦後,防止他撞到那些硬皮精裝書,但此刻Barry根本無暇顧及那些。

  臉上那隻手太過溫暖,對方也靠得太近,能感覺到溫熱的呼吸絲絲鑽入衣領,帶來些癢癢的、讓人想縮脖子的暖意;學長近在咫尺的冰藍色眼睛,在隱約照進書架之間的細碎日光下,折射出動人心魄的光芒。在這一刻,那雙眼裡只有他。只看著他。

  Barry完全傻住了。他能感覺到心臟一蹦一蹦的快跳出喉嚨口,無法說話、也無法正常呼吸(不排除是因為嘴巴被摀住)。他覺得他要生病了。

  Leonard也是一愣。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

  似乎能看到一股暖流在那雙綠眼睛裡來回沖刷、撞擊,彷彿浪花一般來回拍打,最後潑灑出來,那樣閃爍又那樣璀璨。那是很多很多的喜歡。

  喜歡、喜歡、喜歡。Leonard可以清楚看見那些。他從來沒這麼明確地意識到,眼前這個人是有多麼認真地喜歡他,他卻甚至不知道原因;他知道自己在感情上完全就是個以玩弄他人為樂的爛人,而他又是何德何能,能被這麼單純無暇的人所愛?

  摀在Barry臉上的手緩緩移開,那張白皙小臉早已漲得通紅,大口大口地喘氣,時不時還瞪他一眼。結果下一秒小學弟居然膝蓋一軟,幸好Leonard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那隻才剛離開Barry臉上的手就又回到他腰上,攬著人靠向自己。

  直到這時,Leonard才找回自己一向游刃有餘的悠哉,「這麼矮,肺活量還不足,我看葛來分多隊要完蛋啊。」至於究竟是真的不在乎了、還是只是把那份動搖隱藏起來,這點只有他自己知道。

  Barry不想說話了,他深感丟臉。耳邊忽然響起學長醇厚的笑聲,就像有人猛然打破燒杯一樣瞬間驚醒了他,那雙細瘦的手用出人意料的大力將人推開,小身影一溜煙就跑不見。

  身後,Leonard摩娑了一下掌心。

 

 

本章註解:

速速前(Accio):召喚咒,可以把施咒者心中所想的物件迅速召喚到身邊,也可以直接說出物品來加強召喚效果,若不夠專注容易失靈。四年級程度咒語。

驅逐咒:召喚咒的相反咒語,能把物件從自己身邊驅逐;原作並沒有說明確切咒語內容。四年級程度咒語。

去去武器走(Expelliarmus):繳械咒,能夠使中咒者手中的物品飛離掌握,對動物使用時則有機率能停下對方的動作。用力過猛時,則會使中咒者向後飛開。二年級程度咒語。

TBC

=====================

沒什麼想說的,重要的都在開頭了,就求個喜歡推薦跟評論~我們下次見!

评论(6)
热度(34)

© Relig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