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

可以稱呼我R或是小R。
我家沒什麼規矩,基本禮貌即可ˊˇˋ
灣家人,正體字使用者。
目前在DC家的閃電俠影集坑底沉浮,
吃的CP是冷閃!!!(對我這次要冷到底了......
我很喜歡聊天,非常喜歡,拜託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常駐噗浪,歡迎任何人到噗浪上找我玩,
傳送門在最上方鏈接處~

【冷閃】斷點續傳(一發完)

※標題來自河漢巨巨的《斷點續傳》

※但跟它沒什麼關係,超好看推薦大家去看!

※TV冷閃✓

※《明日傳奇》&《閃電俠》電視劇劇情編造有✓

※明日最新一集的劇情?那是什麼啊您現在所撥的號碼是空號啦(#

※筆力不足所無法表達完整的部分還請大家海涵✓

===================


00.

  ──對Leonard Snart來說,人生就是不斷地失去。

 

01.

  中央城雖然緯度不算高,可冬天依然會下雪。街上行人披著紛飛的大雪行色匆匆,人人都裹緊了大衣、圍上了圍巾,只有Leonard Snart一如既往,深藍色風雪大衣黑色勁裝內襯,寒冷對他來說從來就不算困擾。

  他掐著點走進JITTERS,要了一杯熱美式之後就窩到不起眼的邊桌,手套未褪,戴起外套上的連帽,咖啡散發的熱氣氤氳了他的容貌,存在感愈發透明。

  接著JITTERS門上的鈴鐺又響了,自此他的視線定定地停格在一個人的身上,不再移動。

  棕髮綠眼的年輕人跟他身邊的朋友聊得很熱絡,時不時發出開朗笑聲,整個人充滿著令人會心一笑的活力;若是有人可以看到Leonard此刻的眼睛,就會知道那是種混合了愉快、痛苦、渴望、思念等情緒的複雜眼神。

  明明看著年輕人的男人眼裡能看見孰悉,有時還會微微勾起唇角,但男人就是沒有絲毫靠過去的意圖;直到年輕人一行人喝完了咖啡離開JITTERS咖啡廳,他才復而站起,推開咖啡廳的門,逕自走入夜色中。

  桌上還留下一杯冰涼的、一口都沒喝的美式濃縮咖啡。

 

02.

  一個月前,Leonard與他的夥伴好不容易打敗了殘暴的君王、擺脫了難纏而偏執的時間之主,回到他心心念念的中央城,可當初為了防止他們被漫遊者抹殺的行為措施,依舊對他存在的時間線造成了無可挽回的傷害。

  除了Mick,他以往的親人、朋友甚至是愛人,記憶裡都不會有他的存在。

  中央城的守護者閃電俠;CCPD的鑒證專家Barry Allen,他的愛人,無論哪一個身分,都不再記得他。

  又一次從隱密的角落裡貪婪地注視那道紅色閃電,他只能看著Barry臉上溫煦的笑容,一遍遍地拿出埋藏在心底的那些,只有他擁有的回憶,懷念。

  Leonard也忍不住捫心自問,當初做的那個決定,在時間的長河上來回奔波,辛辛苦苦打倒Vandal Savage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真正想要的東西,從來就得不到、守不住。

 

03.

  有人說,這世界上最無法違抗的,就是時間,因為它會帶走一切。

  作為Rip小隊的一員,Leonard比別人更清楚這一點,可這不足以構成阻止他做些徒勞無功之事的理由。

  對他所在的時間線來說,他的記憶是BUG,需要被清除;他不斷地寫日記、寫過往,嘗試著將那些逐漸殘破的畫面轉化成文字記下來;他愈來愈慌張,因為他每一天醒來,能記得的東西就又更少了些。

  Mick總告訴他,「你這是在白費力氣。」

  他則一次次的回覆,「我知道」,但有些事情即使知道結果,也還是想一再嘗試,期盼上天能給他一次奇蹟。然而情況依舊愈來愈糟。

  ……甚至,前一秒還記得清清楚楚的記憶才剛被寫下,下一秒他看著自己的筆跡卻對那些事情感到茫然,再也想不起來。

  時間如流水,將原本以為堅若磐石的記憶,沖刷得零零碎碎。

 

04.

  Leonard做了一個夢。

  夢境很長,而其中最鮮明的是一道紅色閃電,不分日夜穿梭在中央城的大街小巷,夢裡的他深深受到紅色閃電的吸引,無法自抑的在意、不可理喻的著迷。

  一次又一次,那個人給他帶來挫敗,卻又帶來興奮;他願意做任何事,任何事,只要他能更靠近他。

  除此之外,夢裡還有柏油路上的冰,博物館裡的鑽石、失速的火車;有殘破的賭場、樹林裡枝枒間灑落的細碎光芒、倒在地上的身影、監獄的探視玻璃,還有漫天的歉意與謝意,更有一股打從心底而起,無法忽視的悸動。

  經歷了長而混亂的夢以後,他發現他站在孰悉的酒館裡,而那道他念念不忘的閃電居然就這麼站在他面前。

  面前的人穿著紅色緊身衣制服,那個人搖搖頭,棕綠色眼睛裡滿是不贊同,「我覺得Rip Hunter不可信,儘管他想對付的是那個Vandal Savage。」

  Leonard揚起一邊的眉毛,「好吧,我承認,我的確不完全是為了對付那個人才決定加入。未來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憑什麼我就要為了不認識的人賣命?」他端起面前的調酒,淺淺的啜了一口,「我只是為了要將那些沒有主人的珠寶占為己有罷了。」

  話音剛落,他就看見面前的人勾起了形狀姣好的唇──這不是他想要耍流氓,只是因為那人戴著遮住上半臉的面罩,所以下半臉反而更吸引人目光,「少來了,Len,我知道你一向都會為了你認為正確的事行動,現在,拯救那些無辜者的性命,就是正確的事。」

  面前的人嘴角的弧度更大,Leonard能看見一排整齊潔白的牙齒,「而我一直都認為你有好的一面,此刻我們談話的內容更證明了我是對的。」

  他彷彿也被那個人愉快的情緒感染,好氣又好笑地搖了搖頭──他完全不明白自己這種正向的情緒是怎麼來的。好像有什麼東西……不見了?

  將有些詭異的情緒拋開,Leonard正視著那雙璀璨的眼眸,「話說回來了,小紅,你到底願不願意支持我?」

  面前的人嘆了口氣,「Iris常說我固執,但其實你比我還要固執,你都已經做了決定,那我除了支持之外還有別的選擇嗎?」那個人斜斜地靠上吧檯,一手撐在下巴上,「所以現在與其討論這種早就有結果的事情,不如你還是請我一份醃蛋吧。」

  他發出朗笑,「請你十份都行。」

  面前的人興奮的眼睛發亮,然後突然伸手除去了面罩,「你真大方,Len。」

  「請你吃飯是我的榮幸,B……」

 

  忽然眼前變得一片漆黑,彷彿有什麼資訊在一瞬間被通通刪除了。

  接著他猛然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B……?B的後面是什麼?那個人到底叫什麼名字?

  皺著眉頭思索了很久,關於夢境的記憶卻只剩下一道能夠劃破黑暗的紅色閃光,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他很拚命地想要想起,可一切努力都是白費力氣,無論他再怎麼渴望記起,那些逝去的東西都不會再出現。

  記憶這種東西,一旦消失,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那個人是誰?

  不記得了。

 

05.

  當他舉起冷凍槍指著運鈔車的駕駛與其同伴的時候,他覺得之前的自己簡直蠢斃了。明明有這麼好的方法,不需要工作也能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加舒適,為什麼不早點做呢?

  而且這種因犯罪而渾身沸騰的感覺並不陌生,只是久違了,因此他非常清楚這不是第一次了,可他卻不知道是什麼阻止了之前的他繼續做這些事。

  稍早他在櫃子裡看見積灰很久的冷凍槍,他知道這是他的、也知道這是拿來做什麼的,但卻想不起為什麼他會這麼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再拿起它;不過既然怎麼樣都想不起來,原因自然也不再重要了,不是嗎?

  他跟Mick還有Lisa合作搬空了整台運鈔車,Leonard看著面前顫抖的人,猶豫了一會兒,終究沒有扣下冷凍槍的板機。

  離開犯罪地點以前,Leonard回頭看著自己的背後,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耳邊傳來Lisa呼喚他趕緊逃離的聲音,他卻在這個不適宜的時候,情不自禁的想起先前那個模糊的夢裡那抹鮮紅色身影。

  Leonard苦笑了一聲,跨上重機的時候他又看了看掌心,空蕩蕩的。

 

06.

  警車呼嘯而過,尖銳的警笛聲衝破了中心城的夜晚,然而等他們到了事發地點以後,Leonard Snart早就已經逃得無影無蹤。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五起由他和他的無賴幫所犯下的搶案。

  警方實在拿他沒辦法,只好把案子轉交給閃電俠小隊──他們先前因為別的超能力者所犯下的罪而騰不開手處理正常人的犯罪行為,現在終於有空了。

  「……Joe,這個Leonard Snart感覺很熟悉警方業務,也很熟悉該如何擺脫追捕,你確定他在之前沒有任何案底嗎?」Barry接過Joe遞給他的檔案,聽著養父的敘述滿臉疑惑。

  「Well…他原本應該是有案底的,可是不知道被誰刪除了。他手上的冷凍槍來源也不明,不過看起來很像是Star Lab的產物。Cisco?」

  「我很確定我從沒做過那個東西!但看冷凍槍的用途,感覺這件武器就像是為了對付閃電俠而製作的……Barry,你要小心一點。」

  「我會提醒Barry的。」Joe接了話,本想再多說些什麼,卻接到了來自警局的電話,直到他離開以後,Caitlin才大膽的開口:「Cisco,你這次沒打算替他取代號嗎?」很顯然這是個有可能會讓Joe不太高興的話題。

  「怎麼可能!我早就想好要叫他『Captain Cold』了!靈感來源自他的冷凍槍,怎麼樣,不錯吧?」

  Barry無暇回應。他只是愣愣地看著檔案上Leonard Snart的照片,兀自按住胸口,彷彿這樣就可以逃避此刻那雙冰冷的眼睛所帶給他的悸動。 

 

07.

  當Leonard要從銀行的金庫裡搬出鈔票卻被某樣不可能的事物阻止時,一股狂喜席捲了他的靈魂,彷彿球型人神話中的人終於找回了自己的另一半一樣,即便等會等著他的是手銬跟運囚車也絲毫無損他的好心情。

  那道紅色閃電在銀行營業廳二樓停留了一會兒,Leonard知道那個人正看著他,只看著他,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充斥著他的胸膛;他絲毫不在乎警察們在耳邊凶巴巴要他趴下的呼喝,而僅僅是直直盯著那抹居高臨下的身影,胸腔裡湧上的悶痛感使他眼眶泛紅、發燙。

  他被上銬,紅色閃電則離開了,他卻無法自抑的讓目光追著那個人離去的身影,即使理智上知道這世界上根本沒有東西能追得上那個人。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我是不是終於找到你了?

  曾經一度熄滅了光芒的雙眼,終於又再度亮了起來。

 

Final.

  男孩在昏暗樹林裡揭開面罩的情景似曾相識,Leonard也開始明白那種熟悉感的確其來有自。原因嘛……他不想知道,也不在乎,只要大男孩能夠屬於他,這就夠了。

  看著那張清秀精緻的臉龐,他在心裡默默地唸道。

  Barry,Barry Allen。

  我終於見到你了。

 

  男人衝著大男孩露出一個久違的、發自內心的笑容。


FIN(? 

===================

......這篇文實在很不怎麼樣,佔了tag真是抱歉(抹臉

我很少寫文,但光冷閃我就寫超過兩萬字了(一萬六千多都收錄在社刊裡),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這個CP。

先說一下,我開始寫這篇文的時候才5/2,結果明日更新之後我整個人都傻住了......反正這是同人,我管他呢!!(炸

......能從5/2一路卡到現在,我覺得我也滿了不起的(?

這篇文的靈感是來自明日裡他們在Len出生的時候就把他先抱走這一點,我當時看到這邊就在想,要是他們沒來得及把孩子放回去怎麼辦啊?所以就寫了這篇。如同開頭有標明的,筆力不足所無法表達完整的部分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會再磨練,也許哪天我會把這篇重新寫一遍也說不定。

總之,有任何關於文的問題都可以在下面提問,我會回覆的。

感謝大家願意閱讀!!

评论(6)
热度(58)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Religion 转载了此文字

© Relig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