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

可以稱呼我R或是小R。
我家沒什麼規矩,基本禮貌即可ˊˇˋ
灣家人,正體字使用者。
目前在DC家的閃電俠影集坑底沉浮,
吃的CP是冷閃!!!(對我這次要冷到底了......
我很喜歡聊天,非常喜歡,拜託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常駐噗浪,歡迎任何人到噗浪上找我玩,
傳送門在最上方鏈接處~

【冷閃】Frozen Heart (1)(天方夜譚AU)

※TV冷閃原型✓

※天方夜譚AU,但又不完全是天方夜譚設定

※有一些NPC式的原創角色✓

※私設多如繁星✓

標題更改為《Frozen Heart》,冰心✓

※標題很炫炮但這就是篇傻白甜✓

=================== 


  Barry一身黑袍、銀甲、紅披風,捧著自己的頭盔單膝跪在鋪有紅絲絨地毯的走廊盡頭,面對一扇雕花繁複、鑲了大量昂貴金屬的門。在門的另外一邊,是這個國家的國王,英俊有為、行事果絕、精明幹練,但Barry總在心裡偷偷將那個高高在上的存在稱之為──冰霜暴君。

  這個國家被人稱為冰之國,座落在全世界最北的極寒之地,一年之中有九個月下雪,兩個月下暴雪,土壤貧瘠,生活艱難,但上天給了他們對應的補償──這個國家擁有非常豐富的礦藏,無論是寶石、金屬……任何埋在地底下的值錢物品,這個國家通通不缺,換句話說,這個國家的歷代君王,都坐擁了數量龐大、取之不盡的地下財富。

  國民人人都極為富有,在現任國王上任的這三年,這個冰之國更是成為這個世界最為強大的國家,其功勞自然得歸功於Leonard Snart──這是國王的名字──出色的外交手腕,也讓諸位大臣對新國王鬆了口氣。然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國王的性格──冷酷殘暴。繼任三年,一千多個日子,這個數目也約略相當於它曾經擁有過的妻子的數量。沒錯,是「曾經擁有」。

  冰之國的富裕遠近馳名,Leonard Snart的冷漠帥氣也是,但這個國王更廣為人知的是他的無情與他與生俱來的冰魔法,歷任妻子們幾乎全都在隔天就被他變成了一座座駭人的冰雕,除了前任國王為他指定的第一位妻子活了一個月以外,而這也是唯一的例外了。

  做為冰之國新任的首席禁衛軍侍衛長,Barry必須很不高興的承認,這個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是他必須宣誓效忠、用性命護衛的對象。

 

  他的養父Joe West是前任侍衛長,因為Joe的親生兒子志不在此,又因為Barry從小的聰明伶俐與極其優秀的劍術與馬術,他從小就是作為Joe的接班人被培養的。本想他至少得40歲才足以擔此重任,但不久前Joe就因為怒火攻心而被氣到病倒,而罪魁禍首嘛……

  Barry想到這裡,就忍不住嘆了口氣。距離宣誓典禮還有剛好一個月,這一個月內他除了要熟悉國王的一切以外,他還得想辦法改變國王的行為,但天可憐見,他甚至還沒見過國王本人呢!今天一大早就接到Leonard的傳召才來皇宮的,可他已經在這裡跪了將近兩個小時卻還得不到任何指令!膝蓋都麻了!

  ……呼,衝動是魔鬼,冷靜。Bartholomew,你要冷靜,要是待會被傳喚進去,任何不得體的行為都是冒犯。

  「進來。」

  Barry深吸了一口氣,帶著視死如歸的心情起身走了進去。

 

  他甫一進入書房就又立刻變回單膝跪姿,垂首斂眉,未經同意直視國王的面容可能會激怒他,Barry是這麼想的。他能感覺到由上而下打量他的視線,那種被審視的感覺讓他默默吞了口口水。

  接著,方才那個低沉磁性嗓音響起:「看著我。」Barry依言抬起頭。

  國王有一頭削的極短的頭髮,某種銀色金屬所打造的精緻頭飾──Barry想那大概是王冠,但卻比想像中還要好看許多──戴在他頭上,臉部輪廓完美、線條銳利、五官深邃迷人,嘴角揚著從容而帶了點玩味的弧度……

  坐在那兒的男人什麼都不用做,渾身散發出來的魅力就足以使人心甘情願沉淪。

  天哪。Barry愣愣的盯著他的國王,這個行為不能不說相當失禮,甚至可能觸怒那個人,但他就是沒辦法移開視線,直到國王發出了輕笑聲,他才恍然回神,惶惶然的等待處置,「Your Majesty.」

  「你就是Bartholomew?」

  「是的,陛下。」

  「這個名字也太拗口了點,」國王手中把玩著西洋棋之中的白皇后,悠悠然站起身,拖著深藍色滾白色絨毛邊的長披肩,走到他面前,Barry只敢盯著國王的靴子,但國王卻伸手勾起了他的下顎,他知道他的錯愕全寫在臉上,因為他看見國王的表情變得更加戲謔,帶有玩弄意味的那種戲謔。

  「聽說West卿稱呼你Barry,那我也這麼叫你吧,小傢伙。」

 

  ──他錯了,這個國王不是什麼美男子,他就是個混蛋*!

(*Grant曾經在訪談裡說:「Captain Cold , he's not a Meta-Human. He's just…an asshole.」)

 

❄❄❄

 

  當天下午,Barry便投入馬不停蹄的工作,換句話說,熟悉侍衛長的一切業務,不多時便迎來了意料之外,卻情理之中的訪客。

  Joe的老同事,德高望重的老宰相。

  老宰相年事已高,卻由於接班人問題而遲遲未能卸任,滿頭斑白的髮也許不只因為年紀,現任國王也得付相當程度的責任;同時他也是唯一一位國王會勉強給點面子的臣子,現在卻主動來到校場見他。Barry看著老宰相眼角的皺紋,暗自在心裡感到心疼與敬佩,俐落的翻身下馬脫下頭盔,語氣上愈發恭敬:「前輩好。」

  「哎呀,小伙子跟我可是平級,不需要這麼恭敬。」老宰相拄著手杖,笑呵呵的看著自己年輕的未來同事,就像看著自家孫子一樣慈祥。

  身穿銀色盔甲的大男孩腋下夾著頭盔,臉上汗涔涔的,頭髮也亂糟糟,但卻絲毫不讓人感到厭惡,全身上下充斥的是少年人特有的活力與陽光。聽了老宰相的話,大男孩搔了搔自己的臉頰微笑起來,紅通通的很是可愛:「就算是平級您也是長輩,當然要用敬語。話說回來,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這個嘛──」老宰相捋了捋自己的鬍鬚,拖長音節,眼神意味深長到Barry開始覺得莫名其妙,「你覺得,現任國王怎麼樣。說說你對他的看法?」

  Barry不曉得為什麼自己要這麼緊張,他吞了吞口水,「呃……很整齊啊。」

  ……天哪,我在說什麼!

  老宰相呵呵的笑了一陣,然後才又重新正色:「不,我是指──你覺得他是個怎麼樣的國王?」

  「……這麼說吧,以『國王』來說,他不能做得更好了。他是我見過最傑出的國王。然而以個性來說……」Barry摩娑著自己的後頸,表情相當微妙,「人格上,讓人相當困擾。」他這些話並不僅僅是指國王可憐的妻子們,還有他自己今天早上的遭遇……

  老宰相嘆了很長的一口氣,「是啊,他的歷任妻子……」年長者像是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深呼吸之後才又再度開口:「Barry,我們這些老臣不曉得勸了多少遍,國王陛下卻依然故我。今天也許是為了接見你,他久違的沒有娶妻,但這絕非長久之計。我們說的話他不想聽,他甚至以性命威脅我不許我再在這件事上干涉他。」

  老宰相語氣嚴肅,話語沉重,Barry聽著聽著,不自覺的屏住了呼吸。

  「每個臣子都勸過他了,除了你,」說到這裡,老宰相忽然直勾勾盯著年輕人的雙眼,目光如炬,Barry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你是我們最後的希望,Barry。好好勸勸他吧。」

  「我知道,」大男孩閉了閉眼,再張開以後那雙綠眼睛裡充滿了堅定,「我會努力的。」

  老宰相讚許的笑彎了眼,眼睛裡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光芒。


TBC.

===================

......我居然更新了!!!(((

其實上次更完節錄之後一度不知道該怎麼寫下去,畢竟我沒有要寫Barry嫁給Len的劇情啊!這就跟原本天方夜譚的背景完全不同,於是我家親愛的Beta聽完我的人設(國王與騎士)之後問了我一個問題,我想應該有人也會問,所以在這邊做個回覆。

A:既然Barry是騎士,那還會有講故事的劇情嗎?

Q:當然啊!不然哪好意思說這是一千零一夜AU啊!

我還有一度不曉得標題該怎麼打,目前就是能看見的那樣(?),有更好的意見都可以留言評論告訴我~~~然後呢,當初貼節錄的時候我是說這篇大概會有八千多字?天哪,因為我現在已經不是這麼確定了!(喂

目前姑且分上中下,因為我不太喜歡中上、中上上之類的打法,所以如果後面爆字數的話,標題上面的(上)就會自己偷偷變成123(乾#

來談談文章內容!

Len有天生的冰魔法、Len有天生的冰魔法、Len有天生的冰魔法!

所以他的妻子們是被變成冰雕,放在冰雕室裡。

Lisa的人設藏也藏不住,Len是國王那國王的妹妹自然是公主啊。Len......這麼說吧,我很想寫出閣子太太家那種深情的冷隊,或者是斯普太太家的優雅冷隊,可是我家的Len就只會耍流氓.......(撞牆

Joe是個目前沒出場但存在感超高的角色,隨著劇情的推進他也會出現的。老宰相就是個NPC式的原創角色,連名字都沒有(#),但他戲分不少,總之是個有必要存在的角色。至於其他人,Iris、Caitlin、Cisco等,都有各自的角色,就請容我賣個關子啦。

再繼續下去這些廢話都要比文長了,那麼就先到這邊告一段落,這次的文是我久違的連載(真的超久),希望大家會喜歡。

有什麼BUG都請告訴我,我們下次tag見!:DDDDDD

===================

後續→*2  *3

评论(8)
热度(37)

© Relig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