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

可以稱呼我R或是小R。
我家沒什麼規矩,基本禮貌即可ˊˇˋ
灣家人,正體字使用者。
目前在DC家的閃電俠影集坑底沉浮,
吃的CP是冷閃!!!(對我這次要冷到底了......
我很喜歡聊天,非常喜歡,拜託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常駐噗浪,歡迎任何人到噗浪上找我玩,
傳送門在最上方鏈接處~

【冷閃】Frozen Heart (2)(天方夜譚AU)

※TV冷閃原型✓

※天方夜譚AU,但又不完全是天方夜譚設定

※有一些NPC式的原創角色✓

※私設多如繁星✓

※標題很炫炮但這就是篇傻白甜✓

第一章請走→*1

=================== 


  ……雖然他是這麼答應老宰相了啦,但他也是很忙的!

  一忙起來就忘了時間,等到再次閒下來,也已經是薄暮時分了。Barry來到皇宮前的階梯,請人通報後脫下頭盔,一邊欣賞地平線上零散的星星,一邊試圖在今日第二次見到國王之前,把亂翹的頭髮壓平一些。

  「Knight Allen,陛下請您自行入內。」方才入內通報的侍女已經回來了,臉上掛著淺笑,語氣溫柔。……等等,自行入內?

  「我……自己進去?」Barry猶猶豫豫的反問,他實在很不想跟國王獨處……本能告訴他,這樣是非常危險的。

  「當然,這是陛下的原話。他在飯廳裡等您。」

  侍女則在門的後方向他行禮,「祝您用餐愉快。」

  宮殿沉重的大門在他身後砰的一聲闔上。

  ……Barry開始覺得,他不該來的。

 

  在接下Joe的職位之前,他並沒有很多機會到皇宮裡來,迷路了一會兒他才找到飯廳,同時很意外的發現整個空間裡只有國王一個人,以及幾乎擺滿了整個餐桌的餐點。

  Barry知道國王在世上僅存的親人就是公主Lisa,可是公主殿下早在國王還是王子的時候就離開了冰之國的國境,下落不明;國王不喜歡生人,也不喜歡人服侍,白天還好,一到晚上除了負責守衛的禁衛軍們和最低限度的兩名侍女以外,其他的侍者都要回自己家裡。

  此刻在飯廳外透過門縫看著國王孤零零的身影,他忽然意識到,皇宮這麼大,國王卻要一個人度過冰冷又漫長的夜晚。從小就沒了父母的Barry很清楚,孤獨這種東西可以硬生生把人逼瘋。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國王要一再娶妻?

  腦海裡這個像是在替國王找藉口的念頭讓Barry愣了一下,但隨即又搖搖頭,無論有什麼理由,殺人就是不對的!

  沒錯,就是這樣。他現在該做的,就是想辦法阻止國王不再殺人!

  給自己加油打氣之後,年輕的侍衛長昂起頭,走進了有國王的空間。

 

❄❄❄

 

  「Your Majesty.」首先當然是行禮,他謙恭的垂首,單膝跪地,卻遲遲得不到可以起來的命令,只聽見椅腳和地板摩擦的聲音,年輕人愣了愣,忍不住回想起今天早上他第一次見國王時所發生的事。然而,這次國王不像早上那樣,反而屈下那高貴的膝蓋,伸手拿走了他的頭盔,接著Barry就像是被石化一樣做不出任何反應,被國王親手扶了起來。

  他傻呼呼的樣子顯然逗樂了國王,男人臉上掛著微笑,把騎士的頭盔擺到壁爐上復而坐下,向著自己左側的第一個位子比了手勢:「坐。」

  「陛下,臣今晚是來──」

  「商量破冰計劃的禁衛軍配置嗎?」Leonard一邊說一邊開始用餐,同時示意年輕人動起刀叉,在不曉得該怎麼反對的前提下,Barry只好脫下全副盔甲,戰戰兢兢的陪同國王用餐。

  ……他不是來吃飯的啊!才認識不到一天而已,國王就不拿他當外人了,他怎麼記得國王的個性不是這樣的?不,等等,原來國王是這樣的人嗎?沒人跟他提過啊!那早上的事情應該也沒別的意思,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不過,破冰計劃?「那是什麼?臣還未聽說過……」

  男人扯扯嘴角,切牛排的動作優雅到像是藝術品:「還能是什麼?鄰國要派使者來商量新的買賣制度,就只是這樣而已。」

  Barry驚訝的眨了眨眼,「可是我們跟鄰國不是絕裂很久了嗎?難道要大大方方讓他們進王都?」

  「事情恐怕沒這麼簡單,」國王嚐了口紅酒,「所以才要佈好禁衛軍。」

  國王那雙白皙到近乎透明的手形狀完美,握著高腳杯輕輕晃動,「若他們單純商量正事那倒也沒事,但若是他們有別的不該有的念頭……」國王瞇起眼,Barry瞬間瞳孔一縮,心慌地看著冰霜從國王握住高腳杯的手指往杯身其他部分快速漫延,不到兩秒的時間就凍住了整個杯子。

  冷汗涔涔。

  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十分鐘、可能沒幾秒,一雙冰涼的手覆上他的,並且用一種溫柔卻強硬的方式從他的掌心挖出白金餐具,他才發現自己的拳頭握得非常緊。也許緊過頭了,就連圓潤的手柄都能在他手心裡留下痕跡。太失態了。

  「你很緊張?」國王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寂靜的餐廳內響起,語氣中聽不出情緒。

  Barry連抬頭看他也不敢,深深低下頭:「……是的。非常抱歉,陛下。」

  然後他聽見了一聲很長的歎息。國王把侍衛長的餐具放回年輕人前面,重新拿起自己的,餐具跟餐盤輕輕碰撞的細碎聲響再次響起,「我不清楚你聽過多少關於我的傳言,我倒是很清楚你的事情,而且不是傳言。」

  「什麼?咳咳、咳……」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Barry才剛要享受皇家特供的紅酒,結果聽到Leonard說的話差點又嗆到,咳了好幾下,「陛下……指的是什麼?」

  「──沒什麼。以後有機會再說吧。」Leonard用餐完畢,用潔白的餐巾按了按嘴角:「你吃完以後東西放著就可以了,會有人收拾,」國王像是沒看見侍衛長的欲言又止,走到餐廳門口後才回過頭,「宮門已經落了鎖,你今天就先住在皇宮裡的客房吧。」

  住在皇宮裡……??這怎麼行!Barry急忙站起身想要反對,但國王還不等他接話就又繼續說了下去:「還有,我知道你今晚來找我並不是為了什麼破冰計畫,洗完澡再到我房間裡,我好好聽聽你想說什麼。就這樣。」

 

  ……早上的事情果然不是他想太多!

 

❄❄❄

 

  「陛下,是我。」

  「進來。」

  已經換了一身舒適睡衣的大男孩小心翼翼地推開國王房門,頭髮濕漉漉滴著水,脖子上還掛著毛巾。一進房就看到身著深藍色睡袍的國王正坐在爐火邊的椅子上閱讀,火光在牆壁上跳躍,替長年一身冰冷的國王鑲上一圈橘黃色光芒,整個房間充滿暖意。

  Barry順著國王的意思坐在他的對面,心裡不知道將眼前的男人罵了多少遍。剛才泡澡的時候他就在想,這世界上有哪個國王會隨便把一個才認識一天侍衛長留宿在皇宮裡!Leonard Snart!你到底想幹嘛!

  而且他整個晚上都沒說出自己的來意,覺得自己簡直蠢死了,這種事情過了第一時間就更說不出口了啊!

  「那麼小子,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來找我是為了什麼?」

  「臣是為了……」

  「這種私人時間就別搞那套了,直接自稱『我』就可以了。」

  「Yes, Your Majesty ! 呃、我是說……我知道了。」


TBC.

===================

努力準時的更新了!事實證明我果然只能周更......

這次比上次少了一些字,但下次就要開始說故事啦!所以字數應該會比這次多一些。

然後我猜應該會有人叫我開車XDDD這邊還沒有啦進展太快也不好啊!急會壞事的!(不如說本篇就算有車也會拉燈....寫了快5000字還沒進入正題,我的字數傷不起啊!!

這章預定要寫到的部分沒寫到,可是再往後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分章節了,那總之就先這樣。偷偷說我本來還在糾結要讓Barry第一天就留宿在Len的房間還是睡客房,前者讓我覺得進展太快,後者又覺得沒什麼爆點,但是在詢問了我最親愛的beta以後,她給了我一個好到極點的意見!!!

關於「Barry今晚睡哪」這件事,大家可以在心裡偷偷猜猜看,但幫我個忙,別在下面說qaqqq被戳穿的話我玻璃心也要碎了qaqqqqqq

BTW,我在隨緣的確有帳號,但我的帳號沒有簽到過所以也沒辦法發帖,如果有看到這篇文那絕對不是我發的,還請大家幫忙注意一下,非常感謝~~~

最後求一下留言!我喜歡聊天拜託大家跟我聊天QAQQQ

下週見~~!

===================

後續→*3

评论(11)
热度(28)

© Relig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