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

可以稱呼我R或是小R。
我家沒什麼規矩,基本禮貌即可ˊˇˋ
灣家人,正體字使用者。
目前在DC家的閃電俠影集坑底沉浮,
吃的CP是冷閃!!!(對我這次要冷到底了......
我很喜歡聊天,非常喜歡,拜託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常駐噗浪,歡迎任何人到噗浪上找我玩,
傳送門在最上方鏈接處~

【冷閃】黑色幽默(一發完)

※TV冷閃✓

※《閃電俠》劇情編造有✓

※冷閃的關係是炮友以上戀人未滿

※溫柔的Len與哭哭Barry,覺得應該是有些OOC✓

※中途還開了輛小破車(沒看錯)✓,不查票了大家快上車吧!

===================


  乘波號上的人工智慧Gideon在航行途中忽然停頓了好幾分鐘──也就是俗稱的當機,因為從來沒有人工智慧當過機的紀錄,這個情況令大家著實焦慮了好一會兒。幸好Gideon最終還是恢復正常了。艦長Rip立刻嚴肅的問:「Gideon,怎麼回事?你怎麼可能會當機。」

  「我的創造者Barry Allen所在的時間線發生劇烈變動,因此我的存在模糊了一陣子。現在一切都沒事了。」

  「Mr. Allen?」Rip猛然聽見這個名字愣了一下。不不不,這不是說他不知道Gideon是Barry Allen AKA The Flash所製作的人工智慧,而是他的成員裡有一個人對閃電俠抱有……莫名的情懷……「咳咳、那,他怎麼了?」

  Leonard也愣了下。紅閃……出了什麼事了?先前是超能力被奪走、被捲進神速力裡回不來,這次又是什麼?心裡莫名心悸,想向Gideon問清楚,可是卻怎麼樣也開不了口。

  「他的父親Henry Allen被極速殺害了。就在當年他母親Nora Allen死去的同一個地方。」

 

ϟ ϟ ϟ

 

  乘波號在隱密的屋頂將他放下之後,很快地消失在天際。男人看著天邊一點夕陽餘暉,不自覺的瞇起眼。

  Leonard在知道了閃電俠的名字之後,早就查過他的背景。就因為這樣,他知道大男孩的童年一樣很不好過,究竟是「父親是真的殺人犯」還是「父親被冤枉成殺人犯」比較好一些?在那之後他很多次暗自想著早知道就不該查的,瞭解了大男孩的過去只讓寒冷隊長每次對決閃電俠時都忍不住偷偷放水,同情心與罪犯,這可不是什麼好組合。

  可是他控制不住。

  從大男孩第一次在他面前脫下面罩以來,他與他之間的聯繫不受控制的加深,在他看來,大男孩一直就是那種代表光明的意象,熱心、勇敢、溫暖、柔軟,反正就是那些他從來沒擁有過的東西。

  正因為沒有,所以才會渴望。喜歡?也許吧。愛?那倒不清楚。

  但如今,大男孩身上的光芒好像快要消失了呢。

  他也是被那光芒照亮的人之一,現在他所能回饋的,就是想辦法讓大男孩的光芒重新再亮起來。

  簡訊,發送。

 

ϟ ϟ ϟ

 

  Barry不清楚為什麼寒冷隊長會有他的手機號碼,但相比以往遇見類似事件的暴跳,他這次卻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不是不驚訝,只是如今的他,似乎再也沒什麼事能動搖他。

  心痛到極點會麻木,父親死後他一次眼淚也沒掉過,但方才看到那封簡訊的時候,忽然有了鼻酸的感覺。他不想面對親朋好友們關心或者安慰的話語,那些東西所包含的重量只會使他無法呼吸;Leonard Snart跟他的生活圈幾乎沒有任何交疊,但卻又是除了閃電小隊、綠箭小隊,West一家以外,唯一一個幾乎知道他的一切的人,既不會牽扯過深,又不會用過多的關心壓的他喘不過氣,對他來說,的確是最佳的傾訴對象。

  花了半秒鐘來到聖人與罪人酒館,又花了三秒鐘找到吧檯邊的男人,他像一陣風一樣颳到了那人的身旁。對上那雙熟悉的眼,Barry覺得自己的心好像也顫了下,完全說不出話。

  Leonard沒介意青年的不言不語,而是向酒保要了濃度最高的酒,推到年輕人面前:「我知道你不會醉,紅閃,但是……」男人勾起了嘴角,「喝吧。」

  大男孩二話不說,仰頭舉杯,吞下了Caitlin曾說過的,液體的勇氣。

  也許Caitlin的說法不算錯,雖然沒有醉的感覺,但熱辣辣的酒精滑過喉嚨的時候,讓他冰涼的全身開始有了暖意;就像是定身術被解除了一樣,他一屁股坐到Leonard隔壁的椅子,長出了口氣:「我以為你去拯救未來了。怎麼突然回來?忘了什麼東西嗎?」

  「I came back for you, Scarlet.」側過臉,男人盯著大男孩的視線很平靜,不像他那爆炸性的發言那樣;他沒漏看年輕人的呼吸一窒,但他依舊繼續說下去,「我聽說了你父親的事。我很抱歉。」

  Barry感覺那一瞬間苦澀的感覺從胃部衝上,但實際上什麼都沒有;變得有些水潤的綠眼睛回望男人,兩個人沉默了好久,可Leonard也沒有任何催促的意思,而是把一杯杯的酒推給年輕人,年輕人照單全收。

  喝了不知道多少杯,直到男人也開始有了些許醉意才聽見年輕人有些微弱的嗓音:「不必為了你從沒做過的事道歉,」年輕人白皙纖長手指把玩著空杯,眼眶裡似乎能看到一點濕意,他不想讓別人看到他的軟弱,然而他最狼狽的樣子早就被身旁的人看過了,那麼無論他再怎麼樣,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我從很久以前就失去他了。」

  Barry盯著自己手心裡的杯子,過了幾分鐘後聽見男人沉穩的聲音:「Barry.」他抬起頭,發現男人始終平靜的視線裡摻雜了些許溫柔,然後他聽見了。

  「我懂。」不是我明白,我知道,而是「我懂」。

  終於,那雙被揉了太多次的綠眼睛,流出了眼淚。

 

  「Len……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年輕人哭得像個孩子,眼淚不斷溢出,很快就浸透了那張白皙的臉龐;Leonard不是第一次見到Barry的眼淚,以往閃電俠被冷凍槍擊中時也會流點生理性的淚水,但先前的每一次都是憤怒的、激動的、充滿鬥志的,不像現在這樣,充斥著無力與悲傷。

  聽著大男孩的嗚咽,Leonard發現自己也有點說不出話:「你得知道,這世界上有些事你不能改變,有些事你只能適應*。」他伸手輕碰年輕人淚濕的面頰,讓年輕人看向他,那雙被眼淚洗過的眼睛比橄欖石還要清澈美麗,「這就像是上天對你開的一次黑色幽默,要怎麼去適應,這只能由你自己決定。可是如果,我是說如果,」Leonard抹去大男孩眼角不斷滑落的淚,「如果你真的覺得這太過痛苦,那麼,選擇逃避它,這是可以被理解的。」

  Barry在淚眼朦朧中,看見男人臉上一如既往的微笑,忽然用力揪住男人衣襟,用力咬上那雙線條完美的薄唇。

 

ϟ ϟ ϟ

 

點此上車

 

ϟ ϟ ϟ

 

  翌日深夜,目送Leonard搭上乘波號與乘波號的遠去後,Barry站在空曠無人的街道上,深呼吸了一口氣。

  然後渾身帶電的跑了起來。

  逃避是可以被接受的,對嗎?Len。

  他專心致志的找到母親被殺害的那個時間點,卻在即將脫離時空隧道的時候,想起了男人的一切。

  未來他的人生就不會有Leonard Snart的存在了,是嗎?會記得這一切的只有他,是嗎?

  眼睛閉上,淚滴下,閃電再一次充斥在Allen家的客廳裡。

 

END

(*「有些事你不能改變,有些事你只能適應」:some things,you can't fight. Some things you just have to live with. 出自《閃電俠》第一季。)

===================

......我什麼都不想說了。:D

其實我今天本來是要更冰心的,但我摸了好大一條魚啊!!!(手刀衝刺

從昨天就一直對著親友們嚎說我今天可能沒辦法更冰心,不想寫這個想寫別的,結果我真的沒寫冰心,而是飛速擼了一篇一發完的冷閃!而且開車!!還超速!!!(MD

這就是篇腦補,腦補第二季結尾閃閃回到過去拯救他母親是因為冷隊的鼓勵(?),真的只是這樣而已。肉寫得很不好吃,大家包容一下哈,我三年沒寫過肉了|||Orz

我不是故意把Barry寫得這麼悲情,大概是BGM的問題……(塘橋夜話←這個大推!!!!歐美圈名CP22對,BE大禮包!!開得我一口血噴在螢幕上......最慘的是我認得18(還是19?)對,吐血吐不完QQQQQQ

......其實嘛,冰心的大綱很不完整是大缺陷,我每次寫完都要想很久才有辦法繼續寫,也有可能寫好一段之後要發出去之前發現字數不夠……………

啊但是冰心會繼續寫不用擔心!!!
主要就是因為Barry是騎士,所以不像原本天方夜譚的國王與新婚妻子設定可以正大光明留宿在皇宮裡,而且不能太快在一起,所以我每天都要想新的辦法把Barry留在皇宮裡XDDDD

下禮拜大概也許可能....就是更冰心了。

求留言!求喜歡!求推薦!我們下禮拜見:DDDDD

评论(2)
热度(36)

© Relig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