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

可以稱呼我R或是小R。
我家沒什麼規矩,基本禮貌即可ˊˇˋ
灣家人,正體字使用者。
目前在DC家的閃電俠影集坑底沉浮,
吃的CP是冷閃!!!(對我這次要冷到底了......
我很喜歡聊天,非常喜歡,拜託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常駐噗浪,歡迎任何人到噗浪上找我玩,
傳送門在最上方鏈接處~

【冷閃】Frozen Heart (3)(天方夜譚AU)

※TV冷閃原型✓

※天方夜譚AU,但又不完全是天方夜譚設定

※有一些NPC式的原創角色✓

※私設多如繁星✓

※標題很炫炮但這就是篇傻白甜✓

前文請走→*1  *2

=================== 


  Barry在國王的盯視之下感覺坐立難安。他是來談國王的歷任妻子的,但錯過了適當的時機之後反而變得無法開口了……討厭的國王,他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這樣的想法在他偷瞄國王,卻看到國王玩味笑容的時候得到了99%的證實。那個人就是想看他出糗、就是想戲弄他!

 

  Leonard其實很清楚Barry想說什麼。不就是關於那些女人嗎?

  他很喜歡他的新任侍衛長,除了外表賞心悅目以外,個性也是可愛到不行,跟無趣又嚴厲的Joe West相比可說宛如天使。他最新的娛樂就是看著小傢伙怨念的小眼神,想對他生氣發火卻又礙於身分而不得不隱忍不發的樣子。他透過資料早就知道Barry真正的個性,活潑、有點衝動,但卻願意用一切保護身邊的人不受傷害;除了相當程度的正直之外,偶爾也會露出青少年般青澀的一面,有點候還有點蠢萌……

  想到這裡,Leonard忍不住輕笑一聲,換來對面小傢伙驚嚇的眼神,不需要認真去看他也知道小傢伙臉上寫滿了:這神經病又怎麼了啦!QAQ

  掩飾掉其實相當愉悅的心情,Leonard做出了一個不甚愉快的表情,催促年輕人的下一個反應,不過Barry的舉措可說是超乎了他的期待。預想了很多,但Leonard完全沒想到,小傢伙居然會說……

  「……你說,你想要說個故事給我聽?」

  「對、對啦!」

  國王睜大了眼,第一次在Barry面前露出「討厭笑容」以外的表情,這讓Barry覺得有點快樂,還有膨脹的成就感,雖然男人馬上就恢復成原本的樣子了。有了第一次就會有下一次,他一定能讓國王討厭的表象剝落!

  這時候的他完全沒發現,有了這種念頭代表著什麼;除上以外,他也完全忘記自己當初的目的了。

  Leonard微微揚起眉,好整以暇的翹起二郎腿,雙手十指交錯,「我很肯定這不是你原本想要告訴我的,但──好吧,你就說個故事給我吧。」

  「我其實很會說故事的,」這時候的Barry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老實說,我小時候還曾經想當過說書人來著……Hey!」國王的笑聲害年輕的騎士瞬間脹紅臉,「我得強調,那是在我還很小的時候!」

  國王微微掩住自己的表情,卻依舊肩膀聳動地悶笑,直到Barry糗到快自燃了他才比手勢,示意年輕人可以開始說了。

  臉上的溫度還沒降下去,Barry極力忽略那些,清了清喉嚨,努力專注在自己要講得故事上:「我就說個發生在遙遠國度的故事吧……」

 

❄❄❄

 

  Barry看著亮橙橙的爐火,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說。

  「這是發生在一個遙遠國度的故事,老實說應該也不算故事,算傳說吧。那個遙遠國度是確實存在的,就在整個世界的正中央,被別的國家稱為中央城……」他就是為了不看國王才看爐火,可是國王還是直直盯著他看啊!雖然看不到國王的表情讓他有點不安,但這樣總比講話結結巴巴好一些……

  「中央城有個人人皆知的壞人,他經常搶劫、還曾經綁架什麼的。因為他手上拿著一把冷凍槍,能把所有阻撓他的東西或是人凍成冰雕……」說到這裡Barry心下一凜,糟!國王不會以為他在諷刺他吧……想看看國王卻又不敢,年輕人內心的小人已經在悲痛摀臉了。

  但他還是硬著頭皮說了下去,「所以他被中央城的市民稱之為寒冷隊長。但很意外的,他在中央城的名聲還不錯,這當然是有原因的。我要說的就是他的故事。」

  「在寒冷隊長還是小男孩的時候,雖然母親因為生他而過世了,但他還有爸爸、還有同父異母的寶貝妹妹,他過得很幸福。然而好景不常,在他大約八歲的時候,他發現他父親是個很壞很壞的人,同時他父親也因為偷竊翡翠而被關進監獄。」

  在Barry戰戰兢兢替他說故事的時候,Leoanrd也在觀察他年輕的侍衛長。他很早就對Barry起了興趣,卻直到今日才有機會長時間和他獨處,而這是任何資料都彌補不了的。

  意外、卻又不意外的,他的男孩非常吸引人。第一眼就令人驚豔的、比最純淨的橄欖石還美麗的瞳色,可是賦予那雙眼睛魔力的卻還是男孩本身,顧盼之際那眉宇之間自信又溫和的風采正是最大的亮點;男孩長相非常出色,並不是說有多帥氣或者什麼,然而那柔和的五官搭上男孩的氣質,揉成了一種讓人願意一直盯著他直到世界末日的驚人魅力。

  也許是因為正想著這些,Leonard冷硬的面部線條不自覺的緩和了下來,正巧Barry也是鼓起勇氣看向他的瞬間。

  ……太好了,這是不是說國王對故事內容有點興趣了呢?Barry鬆了口氣,打起精神繼續說,「等小男孩的父親出獄之後,他的父親變成了魔鬼。打他、打他的妹妹,他為了保護年幼的妹妹,不得不透過一些非法的手段努力強大起來,才能脫離他父親、才能護得住他的寶貝妹妹。」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他偷竊、搶劫、有時還兼販售軍火,總之除了毒品以外他什麼都做。這樣長大的他很快就成了黑暗世界裡極為出名的人,」Barry努力不著痕跡的吞下呵欠,今天整個過得太過緊繃,再加上還有他超乎常人的日長訓練量,導致他現在就開始感到疲累,但國王還沒喊停之前他絕不能倒下,這樣不敬的舉動恐怕會給他的家人帶來滅頂之災。Bartholomew Henry Allen,你絕對不能睡著!

  Barry努力撐開不斷往下掉的眼皮,「他累積的財產早就足夠他花一輩子,但那些非法的行動──尤其是搶劫──對他來說不再是賺錢的手段,而是一種娛樂。雖然他很喜歡搶劫,但對於早就熟悉業務的他日子開始漸漸無聊起來,就在這時候,他遇到了一道裹在閃電裡的紅色閃光。」

  Leonard不得不承認,他的男孩在說故事上的確很有天賦,讓他情不自禁被這個情節非常特別的故事吸引,但在年輕人朝他露出迷迷糊糊的微笑之後他終於發現他的侍衛長不太對勁。方才那個有點突兀的停頓,他以為是年輕人掌握故事節奏的方式,不過現在看來,小傢伙是累了。

  「你不用說了,停下來。」

  這樣簡單的一句話讓Barry瞬間從迷濛的狀態中清醒,渾身都繃緊了。雖然他不是國王的妻子,但終究逃不過被變成冰雕的命運嗎……?即便他已經這麼努力了?

  年輕人終於繃不住的害怕的表情沒冒犯到Leonard,只讓他覺得有些好笑,首席侍衛長可是重臣,怎麼可能像對待那些無趣的女人一樣對他,這樣的行為對他的男孩可說是一種不尊重,而他不允許任何人這麼做,即使是自己也不可以。

  「你在想什麼?我只是覺得你應該先去休息,剩下的故事明天晚上再說也不遲。」

  原、原來如此……幸好國王有解釋!吞下差點跳出喉嚨口的心臟,Barry搖搖晃晃地站起,委婉拒絕掉國王的輕托,行了禮後就要退出國王的房間。

  「不用我帶去你客房吧?」

  「我就是從那裡過來的,陛下。」Barry由於剛才的大起大落而變得更想睡覺,再加上他隱約發現了,國王對他的包容限度似乎很高,高的有點異常,因此他刻意用了不甚恭敬的語氣回話,藉此試探。

  結果就像他想的一樣,國王絲毫不在意他這種程度的無禮。既然國王不在意那他就不用再那麼小心翼翼了,沒等國王允許他離開就逕自走向房門口。

  開門要踏出去的前一刻,Barry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回過頭:「祝您有個好夢,陛下。」

  看著年輕人誠摯的微笑,Leonard覺得自己今晚一定能睡得非常好。

  「晚安,Barry。」

 

❄❄❄

 

  隔天在舒服的暖意中醒過來的Barry覺得自己昨晚還是太過天真。

  「……」

  ──到底是為什麼,他會在國王的床上醒來──!!!!

 

  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Barry整個人都是崩潰的。

TBC.

===================

這兩個禮拜大概只有這一更了,上禮拜回老家探望重病的外婆,明天又要去東部旅遊三天......看在這次字數有回到第一篇的水準,放我一馬吧QQ

那個故事主角跟故事內容超級熟悉不是錯覺喔哈哈哈哈XDDDD雖然還是有少部分劇情是用編的,畢竟影集裡冷隊出場的次數實在不算多,要不是我有補LOT我恐怕還會有更多部分是虛構的。

我一邊寫冷隊的故事一邊覺得TV冷閃之間的情愫真的很動人。

第二章我有讓大家猜「Barry今晚睡哪」,現在答案公布~~~

他可以睡客房,醒來發現自己在人家床上」──By 我親愛的beta。

不好意思,我家的Len就是如此流氓。而且未來還會繼續!

結尾略顯短小,在下一章會做個詳細的Barry心境補充!他整個人都是懵逼的哈哈哈哈wwww

最後慣例求一下喜歡、推薦跟評論!我們下週見~~~

p.s.有錯字或者bug都請告訴我一聲,謝謝大家QAQ

评论(6)
热度(27)

© Relig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