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

可以稱呼我R或是小R。
我家沒什麼規矩,基本禮貌即可ˊˇˋ
灣家人,正體字使用者。
目前在DC家的閃電俠影集坑底沉浮,
吃的CP是冷閃!!!(對我這次要冷到底了......
我很喜歡聊天,非常喜歡,拜託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常駐噗浪,歡迎任何人到噗浪上找我玩,
傳送門在最上方鏈接處~

【冷閃】Nonexistent(一發完)

※TV冷閃✓

※影集《閃電俠》、《明日傳說》劇情編造有✓

※角色屬於原作,OOC屬於我✓

===================


  中央城下起了雪。

❅❅❅

  Barry聽見窗戶被小石子砸中的聲音之後,一邊用力裹緊毛毛內襯大衣一邊急急忙忙奔下樓──以普通人的速度──拉開沉重的木製大門,在風雪還來不及灌進他衣袖之前,撲進一個人的懷裡。

  Leonard步行而來,儘管肩頭上有些積雪,俊美的臉龐卻沒有染上一絲絲的白霜,嘴角掛著的弧度很溫暖;Barry情不自禁湊上去吻了一口他的唇角,兩個人的笑聲迴盪在彼此之間。

  「現在要先去哪?」

  Leonard從口袋裡掏出手套替Barry戴上,「先去JITTERS買杯咖啡,然後逛逛聖誕街怎麼樣?最後再到West家送禮。」

  「好哇,」Barry把Leonard的手塞進自己口袋裡並且握住,「早說了搬來跟我一起住嘛,這樣你就不用特地跑來我這裡找我啦,我們可以一起出門!」兩個人並肩向燈光燦爛的市區走去。

  「噢,有鑑於我有一棟沒有貸款的房子,而你的住處是租的,我想應該反過來才對。」

  「可是你家離警局很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容易睡過頭!」

  「拜託,以閃電俠的速度,也就花個十來秒吧。」

  「It takes four, tops.」

  他們笑著爭論,從JITTERS的咖啡師手中接過熱呼呼的飲料,在街頭笑鬧,就像普通的情侶。爭論這些其實一點都不重要的事情,是他們維繫情感的方式之一,沒有人想得到,一臉寵溺的俊美男子其實是在逃的罪犯寒冷隊長,而那個笑得彷彿全身都在發光的年輕人就是中央城的守護者閃電俠。

 

  他們短暫的分開,各自買好了要給對方跟其他朋友的禮物(當然已經包裝好了)才又相偕前往West家,這些禮物沒能減緩Joe漆黑的臉色,但好歹他讓Leonard進了家門,不得不說這也是一種進步。

  Iris對「Leonard是Barry的真愛」這個事實接受良好,她笑著將West家特製的蛋酒遞給男人,轉頭又把Barry最愛的淡波本塞進她最好的朋友的手裡,「邊吃邊喝!等會兒我們在點亮聖誕樹之前來交換禮物!」

  Wally替Barry留下了足足五個大披薩,他們兩個人則趁旁人忙於別的事情的時候(比如Caitlin跟Cisco正在爭論閃電俠的不應期到底有多長,作為知道答案的唯二兩個知情者他們不是很想解答),悄悄溜上樓。

  雖然Barry已經搬出去住,原本也說好他的房間要改裝成Wally的房間,但最後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他從11歲住到前陣子的房間被完好的保存下來,看那乾淨的程度也能明白Joe,或者Iris,是有在持續替這間房間打掃的。

  地上很乾淨,兩人乾脆席地而坐。

  「So this is where you grew up, Scarlet?」Leonard第一次被允許踏進這裡,揚著眉頭四處張望,在那之前他只有進過Barry在外面的租屋處而已。

  「如果你是指從11歲以後的事……是這樣沒有錯。」Barry看起來不是太在乎這個話題牽涉到他父母那複雜的問題,他比較在意熱呼呼的披薩。事實上,他已經在吃第三個了,Leonard滿佩服他的小男友是怎麼在嘴巴裡塞滿東西的前提下把話說得這麼清楚。

  Barry快速解決掉屬於他的披薩,在Leonard慢條斯理進食的時候一一介紹他房間裡的各個部件,床、書櫃上的書、地板上的燒焦痕、牆上逐漸往上的刻痕,「我小的時候會靠在牆上,拿著小刀小心翼翼的劃我的身高,每半年一次。」青年笑著向男人解釋他以往是如何為了自己的身高不如喜歡的女孩而憂愁,而男人放肆的笑聲則讓他從耳根一路紅到衣領以下。

  「不、不要說這個了啦,我們先私下換個禮物怎麼樣?」小時候做的蠢事被愛人拿來打趣意外的羞恥,Barry通紅著臉轉移話題,一邊說一邊轉身要取自己替男人準備的禮物,卻被男人拉住手臂轉回來,接著就被捧著臉吻住嘴唇。

  舌頭交纏的水聲持續了好一陣子,他們輕咬對方的唇、吸吮舌尖,敏感上顎被舔舐的感覺讓Barry情不自禁溢出細碎的嗚咽,卻又隨即不甘示弱地用力吻回去。

  與外表不符的是,Barry的吻技其實跟男人不相上下。交往了好一段時間了彼此都對對方的喜好瞭如指掌,要挑起對方慾望一點都不難,兩人在最後一刻煞住車,氣喘吁吁的對望,然後不約而同放聲大笑。

  Leonard放開攬著Barry的手,從大衣內袋掏出一個小盒子,毫無任何鋪陳就直接打開,裡面是一個樸素的白金戒指。

  Barry小心翼翼接過,卻發現戒指內圈裡刻的是Leonard的母親的名字。他瞪大雙眼。「這是你母親的……婚戒?」

  「Hmn.」

  「要給我……?」

  Leonard又從口袋掏出一條銀鍊子,把戒指穿過鍊子,繫在Barry的脖子上。他慢條斯理的解釋,「我從來沒見過我媽,不過都是一樣的。對我們這種母親早死的男孩來說,母親的婚戒,就是一輩子的承諾。」

  Barry忍住眼眶的酸澀,帶著淚眼笑了出來,笑容超可愛。「那我也得給你我媽的了。不過它目前放在警局的證物箱裡呢!我明天就去拿。」棕髮青年拿起一個包裝良好的長方體盒子塞進男人手裡,「跟你的禮物相比,我送的簡直就是個玩笑。」他搔了搔鼻子。

  Leonard手腳俐落撕開包裝紙,盒子裡裝的居然是一個從沒見過市面上販售的閃電俠手辦。

  那個小小閃電俠,穿著一身標準的閃電俠制服,外面卻又套了一件風雪大衣。就跟他衣櫥裡那件一模一樣。

  「……這是哪來的?」

  Barry看起來像是羞到要燒起來了,他把臉埋進自己的臂彎裡:「我……用閃電俠的身分……拜託人家訂做的…………」他愈講愈小聲,不知道是羞愧還是什麼的情緒,總之讓他抬不起頭。

  Leonard看著手上那個套著寒冷隊長風雪大衣的小小閃電俠,忍不住輕笑起來。「我很喜歡。這是我收過最好的禮物。」只可惜不能量產販售啊,他看著Barry瞬間亮起來的綠眼眸這麼想著。

  看到這個,中央城市民就都知道,閃電俠是他Leonard Snart的人了。

 

  兩人又黏黏糊糊膩歪了一陣,直到Caitlin上來敲門提醒他們該下去團體交換禮物。

  Joe送Barry一個價值不斐的金屬手工懷錶,心不甘情不願的給了Leonard一個樣式簡單的男士皮夾;Iris代表Wally跟她自己,送兩人她親手織的情侶毛衣還有一盒套套(Barry又臉紅了);Caitlin拿出一個信封,裡面是大溪地的蜜月旅行行程和機票;Cisco親手做了一副高效能天文望遠鏡給Barry,又替冷凍槍做了一點升級(他一邊做一邊向上帝祈求不要讓他遭天譴)。

  最後,通過Joe West的手,點亮聖誕樹上那顆帶有星光投影儀功能、會發光的大星星。

  在歡呼聲中,不知道是誰關掉了大燈,整個房間裡頓時充滿點點星光;在細碎光芒的襯托下、在Leonard的眼裡,Barry的笑容美好到不可思議。Barry覺得自己從沒這麼快樂過。

 

  他投入他男友的懷抱,兩人在槲寄生下接吻。

 ❅❅❅

 

 

 

 

  Barry睜開雙眼。房間裡非常陰暗,暖氣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他呼吸到的全是冰冷的空氣,氣管被刺激的發疼。他爬出被窩,端著熱水走到窗前往外看。

  事到如今,他不曉得為何他還會做這樣的夢。

  半年前,Ray和Stein教授回到中央城時,也同時帶回了Leonard的死訊。

  聽到這個消息時他努力把表情維持在恰到好處的驚訝與遺憾,就像Caitlin和Cisco一樣。但沒人知道的是,那個死在他永遠都去不了的地方的人,是他的男朋友。

  那是他的男朋友。

  永遠都不可能被接納、被知曉、被歡迎的存在。

  他們都說Leonard是英雄,可是他只想要他是他男朋友。

  那個夢境太過美好,然而他一醒過來就知道了一件事。

 

  It was only just a dream.


 ❅❅❅

  中央城下起了雪。

  那緩緩飄落的細碎冰花,每一片都像是戀人相思的眼淚。


FIN.

===================

......請不要對我丟鍋子,或者寄刀片給我,謝謝Orz

大家好,這裡是Religion,開學以後幾乎沒時間碼字,這是久違的更新了。真的非常久不見。然而我還在冷閃坑底!!嗨大家好!!!說好的一發完來惹!!!

......我自首,這是之前男友要去外地念書的時候,心情太過悲憤的產物。從9/11就開始寫了,拖拖拉拉到今天,宣布明天放颱風假了以後,我恍然發現「第三季下周就要開播啦!」所以才努力振作,努力把它寫完。

標題翻成中文就是「不存在的」,我所描寫的正是一個不可能存在的世界,願望太美,現實太痛,當時一想到這梗就被我自己的腦洞虐到吐血......但我好像沒寫好,簡直浪費了一好梗,我要這腦子有何用!!!(剁#

總之就是這樣(。

恭喜閃電俠第三季開播~~~!我們下次見:DDDDD


p.s.有人私聊我問我能不能發簡體版的,我想問問,會有看不懂或者閱讀困難的情況嗎?如果真的有,那我想想該怎麼辦.....

评论(22)
热度(31)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Religion 转载了此文字

© Relig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