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

可以稱呼我R或是小R。
我家沒什麼規矩,基本禮貌即可ˊˇˋ
灣家人,正體字使用者。
目前在DC家的閃電俠影集坑底沉浮,
吃的CP是冷閃!!!(對我這次要冷到底了......
我很喜歡聊天,非常喜歡,拜託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常駐噗浪,歡迎任何人到噗浪上找我玩,
傳送門在最上方鏈接處~

【冷閃】續‧不務正業(小段子)

食用說明:這是個腦洞的小段子,不務正業的續篇,衍生自S02E17,害怕劇透者慎入。無邏輯、時間軸混亂(我已經努力過了......)、Bug肯定有,請輕噴。

===================

  Leonard可以用他那就算有恐怕也很有限的良心發誓,他真的沒打算去壞閃電俠的無論是什麼事,不只因為他對沒報酬的事情沒興趣,也因為先前他幫了他,雖然他對於這件事基本上絕口不提。但是現在像催命一樣狂響的通訊器讓他脾氣開始暴躁起來……該死的Rip Hunter。

  把通訊器丟進裝了威士忌的杯子裡,雖然有點對不起Barry,他必須提早把小閃電俠人工弄醒。

  稍早目送較年長的猩紅速跑者離去後,他就把懷裏的年輕人搬到他自己位於中央城的安全屋──再說一次,反正這個時間點的他在星城,不怕撞見──然後他就自娛自樂的放鬆了四個多小時,閃電俠也就睡了四個多小時。

  順帶一提,現在他知道閃電俠抱起來是什麼手感了。結實,卻也相當輕盈。

  話又說回來,由於小閃電俠是被用藥物迷昏,他本來想讓他自然醒,但現在似乎沒得選擇了。

  『不能影響時間線、不能影響時間線、不能影響時間線。』

  Leonard在心裡這樣告誡自己之後,輕拍年輕人的側臉,同時嘴上不斷輕喚年輕人的名字,直到他掀了掀睫毛有快要甦醒的趨勢。

  Barry承認,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寒冷隊長那相當俊美的臉龐是衝擊性的。這衝擊性甚至蓋過了見到另一個自己那種驚恐!下一秒他彈起來掐住男人脖子,戒備的看著他唯一沒有超能力的宿敵:「我知道你跟Rory逃獄了,可是你為什麼又回來中央城!」

  男人挑眉,手指扣在冷凍槍的板機上:「怎麼,我應該要告訴你?你以為我會告訴你?現在不是要向你報仇你就該謝天謝地了,一個倒在路上不省人事的閃電俠,全中央城的罪犯看到那畫面都要開心死了。」

  Barry沉默了三四秒。「……好吧,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沒讓我就那麼躺在街上等死──關於這點不能不說非常感謝──但你到底有什麼企圖?」太靠近的距離讓年輕人說話時的熱氣輕輕撲在他臉上,一絲一絲像羽毛一樣撓的他心癢,這感覺不是普通的糟,也不是普通的好。

  「Wow wow wow,冷靜點,小子,」Leonard勾起嘴角,挑釁的看著Barry,「閃電俠是不會傷害自己的救命恩人的,我有說錯嗎?」

  年輕人的眉頭緊皺到就算隔著面罩也能看見。「……What do you want?Exactly.」

  「讓閃電俠欠我一個人情算嗎?」

  年輕的英雄咬了咬嘴唇,Leonard能看出他正在「好好還人情」跟「欠罪犯人情也太過危險」這兩個念頭之間天人交戰,可惜Barry Allen是個好孩子,最後依然不情不願的答應了男人的要求,「好吧。但是閃電俠是不會做違法的事情的!」

  寒冷隊長這種行徑某種程度上也算是趁火打劫吧。

  看著年輕人彷彿炸毛的小貓一般的表情*,男人又忍不住笑了,根據Lisa跟Ramon的說法,Barry只有在他面前會顯得特別幼稚,而且大男孩完全沒有自覺,這點讓他心情非常愉快。他忍不住又笑了。

  「Deal。現在,滾出我的房子,去做些英雄該做的事,Scarlet。」那種遊刃有餘似笑非笑的表情太過性感,大男孩恍惚了一陣子,卻又努力說服自己那是錯覺,勉強冷冷地哼了一聲,挾著閃電颳起一陣風,然後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He was gone in a flash.”

  他這樣想著。

  這種不符合寒冷隊長作風的溫柔,是現在他能給他的全部了。


FIN(這次大概真的不會再有後續了)

(*:斯普太太一個萬惡的評論讓我忍不住寫了後續!原話是「这个被冷队捡起来的小闪会攻击未来的冷队,总觉得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要挠他」。)

===================

我已經看到流出的片場照片,四劇連動集正在拍攝啦~~~照片有點模糊我不確定有沒有看錯,但我好像疑似可能應該大概,看到了冷隊!!!!!(我確定有看到熱浪XD)

希望新季開播能讓冷閃熱起來QQQQQ

然後現在很晚了,我明天早八,沒什麼想說的了,總之很高興今天閃電俠第三季開播!!!以此小段子慶祝(撒花

我終於可以去洗澡了TTTT(噴淚

评论(3)
热度(28)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Religion 转载了此文字

© Relig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