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

可以稱呼我R或是小R。
我家沒什麼規矩,基本禮貌即可ˊˇˋ
灣家人,正體字使用者。
目前在DC家的閃電俠影集坑底沉浮,
吃的CP是冷閃!!!(對我這次要冷到底了......
我很喜歡聊天,非常喜歡,拜託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常駐噗浪,歡迎任何人到噗浪上找我玩,
傳送門在最上方鏈接處~

【冷閃】Close Your Eyes and Count to Three(02~03/HPAU)

昨天忙著追影集和忙著崩潰完全忘記更新這回事(XXX

並且這是最後一更喔! 後續已更,請戳頭像~!

閱前注意事項:TV冷閃、哈利波特AU、眾多名詞為台灣譯名、時間線為最終決戰的年後、一點點Harry/Draco無差。內容物是十七歲的壞心眼流氓少年與十二歲的早戀單純男孩,角色屬於原作,OOC屬於我。私設多如繁星。

標籤:傻白甜、談戀愛、少女心。陰差陽錯。

前篇請走→00~01

=====================

 

02.

 

  次日早晨,眼熟的褐角鴞帶著鮮紅色的信封落到史萊哲林餐桌,吸引了一眾瞠目結舌的人。Barry甚至不敢朝那邊望一眼,他害怕看見什麼會讓他崩潰的眼神,只能拔腿狂奔。

  「Potter教授、Potter教授!非常抱歉打擾了,我是Allen,請您開門……」

  沒有讓他等太久門就開了,但打開門的人並不是他預期中的那個人。

  「Malfoy教授……?」

 

❅❅❅

 

  Leonard從沒預料到自己居然也有收到咆哮信的一天……不如說,從沒預料到居然有人敢寄咆哮信給他才對。當那個紅色信封降落在他面前的時候,他想他的表情應該跟旁人一模一樣吧,都是一樣的吃驚、一樣的愚蠢。

  ……結果那並不是真的咆哮信,而是情書啊。情書寄件人那軟糯的聲音聽著有些耳熟,隆隆地迴盪在整個餐廳裡,沒人能打斷。他很好奇到底是誰,寄情書的魔法選項居然選咆哮信?不過這應該是個失誤吧……會犯這種錯的人,也是挺可愛的。Leonard有些愉悅地想。至於聲音主人明顯是個男生這點,他倒是一點也不在意。

 

  「……很希望你能給我個答覆。以上是來自Barry Allen的信件。」

 

  Barry Allen?好孰悉的名字啊。

  小他兩歲的妹妹Lisa驟然出現在他身邊,重重一掌拍在他的背後,拍得他不住咳嗽(但很顯然Lisa毫不在乎):「Lenny!那是葛來分多的小搜捕手啊!!那個Barry Allen!」

  「那個閃電俠?」這件事倒真的讓他很驚訝,葛來分多的搜捕手喜歡他?

  「你怎麼會知道?」

  Lisa毫不客氣地將坐在Leonard左邊的Mardon兄弟趕走,逕自坐下,悠哉地往吐司上抹奶油:「知道他喜歡你?我怎麼可能知道,我只是知道他這個人。而我會知道他是因為,他是Iris的養弟。我遠遠見過他跟Iris互動一兩次,他超可愛的。」

  Iris小Lisa一歲,赫夫帕夫四年級,Lisa的死黨。Lisa二年級時,曾因為Leonard的關係被葛來分多的高年級生找過麻煩,是年僅十一的Iris路過救下她;那時她連魔杖也沒用,光靠拳頭就把對方給打跑了。因此,她也是唯一一個被史萊哲林們接受的赫夫帕夫。

  「原來如此。」Leonard心情複雜地點了點頭,在他右邊的Mick則是雷打不動地繼續啃著硬崩牙的法國麵包,「可他是葛來分多的搜捕手,是閃電俠,光這點我就不太……」

  「那又怎樣?這跟魁地奇有什麼關係?」Lisa咬了口吐司,又給自己倒了杯南瓜汁,「唉這真是鬧得太大了,你看,Iris在瞪我們了,」Lisa用手肘推推Leonard,讓他往赫夫帕夫餐桌望一下。他看到一個黑皮膚卻相當漂亮的女孩子,一雙美目正在噴火,可不就是他也略有點交情的Iris West嗎?Leonard只能對她聳聳肩,表示這並非他的本意,自己對她的養弟也並無惡意。

  Lisa也朝Iris揮了揮手,同時小小聲地附在Leonard的耳邊:「你最好別用以往那種我看了就想揍的態度對小Barry,況且這事要是處理得不好,你恐怕要挨Iris的拳頭了。」

  說完話Lisa又坐直了身子,「而我們全無賴幫都不會有人幫忙的,Lenny你死心吧。」

  「……」

  雖然在拌嘴,但他們倆都很自然地無視掉旁人或打量或戲謔的視線。

 

❅❅❅

 

  「發生了這樣的事啊……你……運氣是有點差。」Potter教授端著英式茶,表情有點尷尬。Barry頭都已經抬不起來了,只敢盯著自己掌中的白瓷馬克杯。

  方才由Malfoy教授打開Potter教授的辦公室門這件事讓他完全愣在原地,但傳聞中嚴厲的Malfoy教授卻沒有趕他走(三年級以上的學生才能選修Malfoy教授的中高級魔藥學),而是目光平靜的讓他進去,並且還將自己的手帕遞給他:「擦擦吧,滿臉的眼淚自己都不知道嗎?」

  Barry連忙用那散發著淡淡清香的手帕抹過自己的臉,Potter教授則趕忙把他讓進客廳,兩位教授強硬地把他按在火爐邊被烤得暖烘烘的椅子上,轉頭又塞了杯加了小棉花糖的熱可可給他,「桌子上有早餐,一起吃吧。別哭,沒事的,咱們邊吃邊說。」

  ……教授們,真的好溫柔。Barry害羞地把眼淚抹乾淨,揪著掌心的手帕緩緩將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包含他對Snart學長那無可救藥的迷戀也同樣毫無隱瞞。他一點都不在意教授們的關係,只知道教授們一定能理解他的心情。

  接著便是Potter教授那一句「運氣不好」的評語。

 

  「Draco,作為史萊哲林的學院導師,你覺得Snart先生到底是怎麼想的?」Harry看Barry似乎很不好意思回應的樣子,便將話題轉給在場另一位成年人。

  Draco想了想,最終搖搖頭:「這我真的不是很確定。那孩子一向是有自己的主意的,所以我也不能很肯定地告訴你他會怎麼做,不過……」Draco摸了摸面前的男孩子的棕髮,看著他吃驚地抬起頭,露出那一雙顏色跟Harry略有不同,卻同樣漂亮清澈的綠眼睛。

 

  「Barry,我可以叫你Barry嗎?」

  男孩害羞地點了點頭。

  「小Barry,我想你優勢很大呢,」Malfoy教授微微一笑,讓那張精雕細琢卻有些冰冷的面部線條瞬間柔和起來,變得更加優雅迷人;Potter教授也笑了,笑彎了那一雙明亮的鮮綠色眼眸,黑髮青年的臉比起少年更成熟帥氣,兩位長相如此出色的教授令Barry看傻了眼。

  「畢竟你有一雙這麼好看的綠眼睛啊。史萊哲林可都喜歡綠色呢。」

  「Barry,對自己有點自信,你可是葛來分多的英雄啊!」

  一股勇氣像是暖流一樣湧進他身體,Barry勇敢地挺起胸膛。

 

 

本章註解:

無賴幫(The Rogues):這是個團體。在原閃電俠影集/漫畫裡面,是英雄閃電俠的反派,幫規是「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殺人」。進一步的幫規則包括不能吸毒、不傷害婦女以及孩童、避免殘忍與不成熟的行為,以及幫內成員不得自相殘殺。他們的名言是「我們是賊、是罪犯但不是人渣」,同時他們也並無統治世界的野心,只是想要錢。種種亦正亦邪的特點使得他們成為極受讀者歡迎的一群反派。首領是寒冷隊長。以上也都是廢話,總之在這文裡面的定位,他們有點像是當年的劫盜四人組,在學校裡橫著走護花使者

咆哮信:如果當初Barry選到的是匿名信,就不會發出聲音。最後那一句是系統加上去的,並非信件內容。

 

 

03.

 

  ……但很快的,Barry就知道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從Potter教授辦公室出來之後的一整天,是他就讀霍格華茲以來最難熬的一天,沒有之一。

  走廊上一路的嘲笑、被故意藏起來的課本,四面八方傳來的竊竊私語、他一靠近就迅速走開的人群。

  入夜後天黑的很快,時間將近七點半,所有人都在餐廳享用美味晚餐的時候,Barry卻蹲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擦拭地板,已經擦了半個多小時了。

  當時似乎有人刻意推了他一下,力道並不大,所以他只是踉蹌了下,並未摔倒,背包卻脫離他的肩膀,裡面好幾瓶用玻璃瓶裝的墨水分秒摔得粉碎,黑色的墨水淌了一地。

  「復復修。」玻璃瓶用一個簡單的修復咒馬上就修好了,但他卻不知道墨水該怎麼重新收回,甚至包裡的課本也都被墨水浸透。暫且把課本放一邊,他只能找來抹布,跪在地上一點一點擦拭。

  即便有過心理準備,這天的遭遇卻仍然讓他從心底深處湧出一股委屈。他以為經過父母的死之後自己可以很堅強,但此刻渾身墨水的狼狽、孤單一人的處境,他開始思考起,當初不讓Iris在學校裡承認兩人的關係這點是不是做錯了。

  哪怕是他頭一回被人喊了整天的閃電俠那回,也及不上這天的萬分之一。

 

  眼淚打進墨水灘裡暈開一點透明,Barry很快抬手想抹掉,教授說男孩子要更勇敢點呢!

  但有人比他更提前一步行動了,今天的第二次,一條深藍色的手帕遞到他的面前。男孩瑟縮了下,沒有去拿那條手帕,而是緩緩抬起頭。這一抬頭,讓他如墜冰窖,瞳孔縮小。

  這個人,不是咆哮信告白事件的另一位當事人又是誰?

 

  Leonard看著男孩滿臉驚恐一點不像是面對暗戀對象的表情,忍不住有點想笑。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呢?

  看Barry好像沒打算接過手帕的樣子,他就自己行動了。摺疊成四分之一大小的手帕,輕輕貼上男孩滿是淚痕的小臉,仔細的擦去男孩悲傷的痕跡,特別是那顆兀自掛在腮邊要墜不墜的眼淚。

  十二歲的男孩僵在原地任由十七歲的少年對他的臉動手,模樣顯得乖巧順服,這讓Leonard心裡莫名多了一點憐惜,在他心湖上泛起漣漪,「你的信我收到了,很抱歉我一直不知道你喜歡我。」然而他更清楚的是,目前他對這小學弟是半點感情也無。

  「……沒什麼,我喜歡你這件事,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話裡面的矛盾讓Leonard擦拭的動作一頓,心裡也是一怔。但稍微細想之後,又發現不無道理。是啊,是誰規定心意真摯就能得到回應?又是誰規定喜歡一個人就一定能有個好結果?被喜歡的人,和喜歡他的人,可不正是一點關係也沒有嘛。

  Leonard心下沉吟,決定收回前言,這小學弟還挺有意思,試著發展一下也並非不可。他眼波一轉,平靜的表情染上刻意的壞壞微笑,「不過我還真沒預料到,葛來分多的小英雄也會喜歡上他的死對頭啊──」

  然後他目睹了很精采、值得回味好久的一幕。

  小學弟皮膚很白,此刻卻從脖子以下看不見的地方,往上開始泛起羞澀的粉紅,整個人燙得像是要冒煙了一樣,Leonard忍不住想起被Lisa科普過的、這人的綽號閃電俠所代表的涵義──猩紅色的神速者;速度的確是很快,紅……呵呵,也是很紅。

  「你、你取笑我!」

  聽到男孩尚未變聲的嗓音大喊著,Leonard這才發現自己笑出聲了。不過他也沒覺得太意外,而是順其自然地笑得更開心,「是啊,但先說好我不是在嘲笑你的心意,」這話似乎讓Barry有點驚訝,小嘴微張的樣子讓Leonard覺得實在太好玩了,於是又補了一句:「我只是在笑你。」

  這話效果拔群,小學弟羞到從地上跳起想走人。他動作很快,卻不夠細心,導致去踩到沒清乾淨的墨水灘,腳下一滑就要向後栽倒。

  Leonard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閃電俠滑倒呢,他又不是寒冷隊長。

  於是他準確地往前跨了一大步,接著Barry栽進一個穩健的臂彎。那裡面很溫暖,他手下抵著學長的胸膛,能感覺到一下一下有力的心跳,那跳動的感覺,似乎順著掌心流竄進他的身體,甚至足以牽動自己所有的情感、呼吸……

 

Barry一片空白的腦海裡剩下了一句話──如果心跳超速要罰款的話,他未來五年的霍格華茲生活都不用買任何東西了。零用錢要被罰光啦!

 

  恍惚間似乎看見學長正壞笑著低頭看他,那眼神並沒有半分逾越,但對他來說已經太過炙熱,半邊身體幾乎都要融化在那樣的目光裡。

  「唔,表情挺可愛的。」

  Barry連忙清醒過來,困窘的掙脫開。Leonard揚揚眉毛。

  「看在這份上,我就當一次好人吧!」

  Leonard放開他,揮動他的魔杖替Barry清除一地的污漬,還把Barry的課本都拿出來,用魔杖尖端緩緩滑過紙頁吸去多餘的墨漬,Barry卻久久沉浸在那句熟悉的話裡無法回神。

  ……

  『看你可愛,我也不忍心你一進去就被麥教授瞪眼,我就當一次好人吧。』

  ……

  時隔一年兩個多月,學長又再一次對他說了那句話。

  學長又再一次誇他可愛。

  學長又再次替他收拾了殘局。

  ……就是這樣的溫柔,這樣漫不經心的溫柔,讓他喜歡上了這個人。

  這個人簡簡單單一句話,讓他為之沉溺;至於伴隨這份戀慕而來的苦果與痛楚,他也心甘情願承受。

  Barry按著胸口,愣愣的感受最初那份悸動再次的衝擊。

  既逃不掉,也不想逃。

 

❅❅❅

 

  這一弄就弄到了晚餐時間結束。

  Leonard把小學弟送回葛來分多塔之後,才回到史萊哲林地窖。跟其他學院相同的是,要想進入史萊哲林的宿舍,也必須先穿過交誼廳,一路上不斷有人跟他打招呼,又陸續從無賴幫幫眾那裡收到關愛八卦幸災樂禍問題各若干。

  這群人……他那個小愛慕者彷彿灰姑娘一般可憐兮兮擦地板的事情,就是他們告訴他的好不好!現在還在那邊瞎起哄……

  Leonard翻翻白眼,一個問題都沒理,直接看向Mardon兄弟,「去查,看是誰讓閃電俠蹲在地上像灰姑娘一樣擦地板,」此話一出,整廳的史萊哲林們都靜默了,但沒有任何人敢對無賴幫指手畫腳,所以也沒有任何反對意見,「查到了就給點教訓,記住別打死了。」

  等那對兄弟點了點頭,推開地窖的活版門離去,他任由自家妹妹在他背後跟隨,兩人回到他男學生主席的單人寢室。

  房門一關上,Lisa咄咄逼人的質問就來了:「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點心軟了?我告訴過你他很可愛,先前你嗤之以鼻,而現在驗證過了也這麼認為,是不是?」

  ……心軟?或許吧。Leonard安靜的看著他的妹妹,沒有說話。

  「Iris常提起他,我對他算是有些比較深入的認知。他跟以往那些喜歡過你的人,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如果你不討厭的話,就……姑且試試吧。Iris曾說過,他失望的樣子是很讓人心疼的。」

  「……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快去敷你的面膜吧,親愛的小、妹!」

  他快速的拉開房門把妹妹推出去,然後無視Lisa的怒吼用力摔上。背靠著門緩緩呼吸,他低低地笑了。

  Barry、Barry……

  想著小學弟今晚所有的反應,他的低笑逐漸變成朗笑,真的好久沒有人能讓他這麼愉快了,這個小學弟是個比預期中還要更有趣的存在啊。Lisa是對的,他不該因為對方是葛來分多的搜捕手而預設立場的。

  被這樣的人喜歡的感覺、嗯,還滿好的。

  腦海中又浮現那張清秀小臉脹紅的畫面,他發現他似乎有點喜歡上Barry侷促又炸毛的模樣了。好像稍微踩到尾巴了啊……那麼、下次就──試著再踩一點?那孩子會露出怎樣的表情,真令人期待。

  一時之間他的心思千迴百轉,考慮的都是下回該怎麼逗弄他的小愛慕者;他自認自己不會動心,卻沒有發現自己的興趣早已被挑起。

 

  他不知道──要喜歡上某個人、某件事,最開始需要的,只是一點點的好奇心。

 

 

本章註解:

復復修(Reparo):台灣翻譯的修復咒咒語,能修復損壞的物品,但不包括液體。一年級程度咒語。

寒冷隊長(Captain Cold):在這裡是諷刺性的用法,因為在閃電俠原作裡,Leonard Snart的確就是閃電俠的著名反派寒冷隊長沒錯XD

TBC

=====================

再說一次,這篇文只會更新到這裡喔!等我寫完下半部,大概也許可能會出本子........吧(

不過畢竟社刊還是有營利,所以我真的不能再放了,對不起><

想跟我聊320的可以來這裡

评论(8)
热度(30)

© Religion | Powered by LOFTER